我还是很喜欢你,像风走了八千里,不问归期。

我还是很喜欢你,
像风走了八千里,

不问归期。

气旋的典型直径在一千多公里,算直径的话差不多四千来公里,八千里刚好绕一圈回来,也不用问归期了。

我还是很喜欢你,

像雨洒落在热带与极地,
不远万里。

极地极少降雨,降水的话往往以冰晶颗粒的形式缓缓沉降。

我还是很喜欢你,

像鲸沉于海底温好像发语音柔呼吸,
痴极嗔极。

鲸不能在水下呼吸,鲸落是鲸死亡后缓缓沉向海底的独特现象,当然这个过程倒也挺温柔的。

我还是很喜欢你,

像等了多年故人的老城门,
茕茕孑立。

古代城池大多是三城门或以上,最少的也得俩,要不然就等着关门打狗了,城池防守方的机动优势完全丧失。所以城门都是有伴的,才不跟你茕茕孑立呢。

我还是很喜欢你,

像鲸鱼缺氧于六千四百米的深海,
乐此不疲。

一般的鲸也就潜至两三百米,抹香鲸这种潜水爱好者极限也就一千多米,这已经要承受一百个大气压了。大洋的平均深度也就在四千米,六千多米那妥妥的是海沟。

Last modification:November 21st, 2017 at 05:43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2 comments

  1. 晴和君

    别这样。。。

    1. 拾玖
      @晴和君

      一厢情愿的人最渺小

Leave a Comment